货币超发与通胀率提高和资产价格膨胀的关系

金融小白问一下概念性问题:

看到蔡昉教授一篇文章中的表述:“货币发行过渡并非只表现为通胀率提高,而更经常表现为资产价格的膨胀。”

膨胀率高不就是表现为资产价格高吗,但从蔡教授的表述中感觉两个是有区别的。是不是房地产、股票这类资产价格没有计入到通货膨胀中的原因?

宏观经济学中很多变量应该如何度量的问题都没有很准确的定义。

连GDP究竟应该怎样核算都有很多不清不楚的地方——近年来你也看过各国政府(无论中国中央以及地方政府、 印度、甚至是美国政府)都修改过如何GDP的核算的具体内容的核算方法,导致GDP数值有所修正。

通胀率也是这样。

通胀率本身是一种价格普遍涨跌的状态。什么叫价格?哪些东西的价格? 衡量给谁看?这都会导致巨大的差异。

比如最常见的通胀指标有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 PPI(工业产品价格指数),就是分别面对当地居民和当地工厂采购的价格指数的衡量, 居民通常不需要看PPI, 不过企业有时候也会去看看CPI如何变化——毕竟要影响企业发工资嘛,但是企业的采购部门并不需要知道CPI。

即使是CPI, 居民的消费价格指数如何度量也会有很大差异——比如猪肉价格到底是占比20%还是15%? 这都是规定出来的,是否合理?改变规定会怎样?

比如麦当劳还有一个麦当劳指数,其实也是一个通胀指标,不过其代表性也同样可见一斑了。

所以,总的来说,我认为蔡教授可能是为了强调某一个方面的价格。这个就需要结合他的上下文去看他到底要强调哪些资产的价格变动了。当货币超发的时候,理论上各类资产(无论是实物资产还是金融资产都应该发生价格的膨胀), 大概猜一下,他可能是说金融资产价格会膨胀。